Aelous-Blog

养一猫一狗,猫叫夜宵,狗叫宵夜

0%

许三观卖血记读后感

一盘炒猪肝,二两黄酒,黄酒给我温一温。

—— 余华《许三观卖血记》

出差几天,工作起来也是没日没夜,身心俱疲也心神不宁,忽然觉得生活没了意思。没有人关心,也没有人爱。没那么高大的目标,也不知道未来在何方。

正巧在书店看到《许三观卖血记》,早就听别人说《许三观卖血记》中的活着要比《活着》更现实。便特意的读了一读,看了一看,再写上一写。

书,没有一口气读完,大概读了 2 个多小时,中途 4 次抬头长叹,1 次瘫在椅子里望天花板。满脑子都是:生活,为什么就对我们这些没有爪牙的小羊羔下手了呢???

顾名思义,这本书讲的是一个叫许三观的人,卖血的故事。我们就来看看这个人怎么卖的血,又为什么要卖血?

第一幕

许三观是城里丝厂的送茧工,这一天他回到村里来看望他的爷爷。他爷爷年老以后眼睛昏花,看不见许三观在门口的脸,就把他叫到面前,看了一会后问他:“我儿,你的脸在哪里?”
许三观说:“爷爷,我不是你儿,我是你孙子,我的脸在这里……”
许三观把他爷爷的手拿过来,往自己脸上碰了碰,又马上把爷爷的手送了回去。爷爷的手掌就像他们工厂的砂纸。

他爷爷继续说:“我儿,你也常去卖血?”
许三观摇摇头:“没有,我从来不卖血。”
“我儿……”爷爷说,“你没有卖血,你还说身子骨结实?我儿,你是在骗我。”
“爷爷,你在说些什么?我听不懂,爷爷,你是不是老糊涂了?”

许三观的四叔说:“桂花下个月就要出嫁了吧?”

年长的女人压低声音说:“那男的身体败掉了,吃饭只能吃这么一碗,我们桂花都能吃两碗……”
许三观的叔叔也压低了声音问:“他身体怎么败的?”
“不知道是怎么败的……”年长的女人说,“我先是听人说,说他快有一年没去城里医院卖血了,我心里就打起了锣鼓,想着他的身体是不是不行了,就托人把他请到家里来吃饭,看他能吃多少,他要是吃两大碗,我就会放心些,他要是吃了三碗,桂花就是他的人了……他吃完了一碗,我要去给他添饭,他说吃饱了,吃不下去了……一个粗粗壮壮的男人,吃不下饭,身体肯定是败掉了……”
许三观的四叔听完以后点起了头,对年长的女人说:
“你这做妈的心细。”
年长的女人说:“做妈的心都细。”

村里人认为只有卖了血,身子骨才结实。

从这时候,许三观就对卖血产生了好奇,在遇到阿方和根龙的时候,他因为好奇和他们一同去买了第一次血,收获了一笔钱,人生第一次卖血吃了甜头,在他往后的人生中,一次次迫于生计靠卖血度过难关。在穷困的旧中国,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大部分人只能解决自己的温饱,当生活突如其来的遭遇,把他们逼到悬崖边上的时候,许三观们想到的只有“卖血”,也只能去“卖血”,生活和生命就这样奇妙又残酷地交织在一起,精神上的折磨、身体上的摧残,残酷一次比一次剧烈。

那句“一盘炒猪肝,二两黄酒,黄酒给我温一温。”许三观从结巴说到了老练,从年轻说到了苍老。

许三观的一生一共卖了十一次血:

  • 第一次卖血,看别人卖,他便也卖了,但是他知道卖血的钱贵重,用这钱娶了许玉兰;
  • 第二次卖血,一乐闯祸砸破了方铁匠孩子的头,许三观本想置身事外不管不顾,却最终还是卖了血;
  • 第三次卖血,和林芬芳一夜情之后,好像自己抚平了自己心中的那些风言风语带来的不快,恰巧遇到了阿方和根龙,便又去卖了血,琢磨这些钱要自己花;
  • 第四次,在饥荒来临,一家人扛不住了,卖血给家人换饭钱;
  • 第五次是,一乐下乡走时给孩子的生活费;
  • 第六次是为了让儿子二乐回城请队长吃饭;第七次是给儿子一乐治病并且买了若干回差点把命没了;
  • 第八次是单纯地想要吃一盘炒猪肝喝二两黄酒。

只有最后一次卖血,是年老之时,想要下馆子吃一盘炒猪肝喝二两黄酒,其余的时候大都是为了这个家。许三观是个什么样的人呢?在那个年代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人物,命苦、思想狭隘,有着自己的小聪明,也心地善良。这样的小人物,却因为不屈不挠的意志在绝境中脱颖而出。

End~~ 撒花= ̄ω ̄=花撒
如果您读文章后有收获,可以打赏我喝咖啡哦~